淡忆

深夜脑抽

刚刚才去翻了虫爹的小论文,生日都过了才发,有些尴尬。

今天,啊不,昨天几乎是看一条发一条,不知道说了多少句生日快乐,兴奋的心情无以言表(特别是看到太太们一个接一个爆更)www

我最开始看的时候还没想到我能掉一个坑掉得这么彻底,从没有对一本书,对一个角色这么着迷。我看的很杂,以前看了很多,像是小说、动画、漫画都看,电视剧虽少却也有看一些,三次元明星有一点了解,从没这么狂热地追过一个人。

说来惭愧,我是叶修的粉,但不是虫爹的粉,他的书除了《全职》我没有看过其他的,不过我觉得这不妨碍我对虫爹表示感谢。感谢你把叶修写了出来,感谢你让叶修是这么好的人,感谢你的温柔以待。你说他们会在,你不会改,我真的特别想哭,止不住地在说“谢谢”。尽管叶修是很多人眼中的“不存在的人”,我从未与父母说过,也喜欢他。

我的父母这两年忙于做生意,平时一个星期也难回家几次。今年我面临中考,我妈说,她还挺愧疚的,没能在我这么辛苦的时候陪在我身边。那时我笑着说没事,你们忙,这些事就不麻烦你们了。表现得很平静。我不知道她怎么感觉,反正我当时想着:当然是假的。家里很乱,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弟弟,有一个还不到两岁的弟弟,由我奶奶和姑姑带。我妈常常说:不是亲妈终究不会是。她说得没错。还不到两岁的孩子,脚趾被插进了一根竹签,应该是他在竹席上玩的时候弄的,据我妈推测有一两个星期,因为指甲下化脓,脓被吸收后空了。但她们什么都没说,还是我妈那天回家觉得不对劲才发现,带弟弟去医院,姑姑还说她这才发现。妈没说话,只是抱着我弟,脸色不好看。

平时父母不在家,我真的挺累的。等所有人都睡了,我才觉得轻松,上lof看看太太们写的文,在文字里找到平静,在这些时间里开心笑笑。临近中考,老师通知家长应该收手机了,我妈问我要怎么处理,就我个人感觉吧,她是想收的,但我不想。比起父母,这些人物,这些文章,这些歌曲才是一直在陪我,哪怕是被动的,他们是在我身边的。以前初二的时候期末复习也不轻松,考试前一周发卷子能赶上半学期的,我觉得累,但没有人会听我说。我会听一首歌,看一篇文章,这样做有一种不知道怎么说的感觉,像是把我低落的心拉到平静线,还有些温暖的感觉。我会用手机玩,但更像是在找存在感,让我觉得有人在鼓励我,不管他在说什么,让我觉得我还能继续。

我在以叶修为目标,但我至今未做到,也许是因为学习并不能算我所喜爱的东西吧。我想做到他的说到做到,说要考到哪个学校,就能考到;我想做到他的忘乎自我,要做什么就去做好,不让自己后悔。他有很多很多太好的地方,我也不一一列举,总言而之,他很理想,至少在追求这一方面,我想做到还需努力。

会有语句不通,深夜脑子不清醒,快炸了,应该生日当天发的,结果这时候才打出来,有点尴尬_(:3」∠ )_

最后希望老叶一直都好吧,无论如何,我都会挺你,你不只是人物,你是信仰。希望少点糟心事,无可避免就没办法了,但尽我所能帮你。最最后,希望一直喜欢你,不论荣耀多少年,祝你一直都在,一切永不散场。❤

评论

热度(1)